偷香小說網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>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第二枚鱗片

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第二枚鱗片

  慶典看著柳樂兒的身影和其手中的化羽鱗,似乎終于認出了她的身份,只是當其目光落在韓立身上時,目光卻變得越發陰沉起來。

  “這位是我的朋友,還請道友看在信物和我天狐一族的薄面上,不要再計較之前的不快,讓他們隨我一起進城。”柳樂兒笑著收起信物,說道。

  慶典聞言,臉上卻開始露出戲謔神情,笑道:

  “早就聽聞你們天狐一族喜歡與人族不清不楚,如今看來,這句話倒是當真沒說錯。你身旁此人混入我們蠻荒界域定然有不可告人之目的,你卻一力維護他,莫非是想反叛蠻荒眾族?”

  “道友此言說的就太沒道理了,如此一個大帽子扣在小女頭上,請恕我不敢接。”柳樂兒一聽此言,神色也是微微一變,不緊不慢的回道。

  蠻荒眾族對于人族的厭惡程度,她心里早已經再清楚不過了,這廝竟然點破了韓立的人族身份,那無疑是將韓立往死路上逼。

  果不其然,周圍眾人聽其說韓立是人族時,臉上神情頓時就都變了,有的滿臉狐疑地上下打量起他,有的則已經是滿眼仇視地盯著他看了。

  就連桑圖和云豹,也從車架那邊滿眼復雜神色地望過來。

  對于韓立的身份,他們心中不是沒有懷疑過,只是內心深處不愿意認同罷了,一方面是因為其實力,另一方面,若是沒有韓立,他們可能根本沒有機會來到鎮荒城。

  而就在前不久,韓立還出手救了他們,所以他們心中對于韓立既是害怕,又是敬畏,又帶著感激。

  “閣下是叫慶典吧?飯可以亂吃,話可不能亂說啊,在下身上的真靈血脈做不得假吧,憑什么就要說我是人族?”韓立面上神情不變,冷笑道。

  “血脈一事,可并非只有子嗣傳承一種方式,這么多年以來,人族為了修煉,竊取妖獸乃至真靈血脈的事情并不少見。你身上雖然存有真靈血脈,可不意味著你就是我們蠻荒種族。況且剛才她拿出化羽鱗的時候,你壓根兒并未行禮。由此也可見,你對真靈王并無敬畏,絕不可能是我們蠻荒族眾。”慶典冷笑一聲,說道。

  “你分析的……的確有幾分道理,可惜全是胡亂猜測。我只問你一句,我若是人族派來的奸細,手上可能會有此物嗎?”立聞言,點了點頭,笑著說道。

  說話間,他手掌一翻,掌心中光芒一閃,一枚與先前柳樂兒拿出的東西,完全一模一樣的化羽鱗出現在了其手中。

  “又一枚化羽鱗……”人群中一聲驚呼。

  “該不會是假的吧?”

  “這人莫非也是受真靈王信任之人!”

  眼見于此,眾人再次被驚訝到了,就連柳樂兒眼中也閃過一抹意外神色。

  但這次眾人除了部分人躬身行禮外,有相當一部分人都沒有動,似乎眼中都帶著幾分疑慮。

  “哼,開什么玩笑!你的信物一定是偽造的,真靈王的信物總共存世七件,怎么可能這么巧,在這里同時出現兩件?”慶典神色一凝,大聲說道。

  “此物是真是假,道友心里應該清楚,你也說了,此物一共就只有七件,試問誰又有能耐仿制出連氣息模樣都一模一樣的信物?”柳樂兒肅然道。

  慶典聽聞此言,微微遲滯了片刻,但依舊沒有讓開。

  “東西已經給你看過了,若是再不讓開,就別怪我不顧及你們慶猿一族的面子了。”韓立冷笑一聲,說道。

  “好啊!我到要看看,是你能折了我慶猿一族的面子,還是我能揭穿你的真面目?”慶典像是下定了決心,說道。

  韓立見狀,目光微微一凝,朝著四周掃視了一圈。

  方才慶典之所以出現短暫遲滯,多半是暗中得了什么人的指示。

  那人能夠在看到信物之后,依舊決定讓慶典對自己出手,想來是有十足把握確定自己的人族身份,而能夠做到如此的,多半是大羅級別的存在了。

  一念及此,韓立便多出了幾分謹慎,對柳樂兒傳音說道:

  “這里一會兒定然生亂,我的身份很有可能會暴露,你跟在我身邊不安全,先回你們天狐族去,脫身之后,我會想辦法聯系你的。”

  “石頭哥哥,樂兒如今可不是當年那個只會躲在你身后的小丫頭了,放心吧,就算打起來我也有自保之力。”不成想。柳樂兒咧嘴一笑,直接說道。

  韓立聞言,心中一動,想到她身后乃是被稱為蠻荒界域十六大荒族之一的天狐族,就也放心了幾分。

  “死到臨頭,還不自知,納命來吧!”

  慶典眼見韓立與柳樂兒親近的言語,心中更是妒意橫生,口中爆喝一聲,直接沖了上來。

  隨著其每一步踏出,他的腳下就都有一圈暗紅色的光圈蕩漾開來,直震得整個城墻都隨之震蕩不已,圍觀眾人紛紛后撤,把中間區域空了出來,只留下了韓立和柳樂兒兩人。

  韓立目光一凝,就見慶典雙目變得赤紅,渾身上下裸露出來的皮膚上,浮現出一道道赤紅色的古老紋路,從中傳出陣陣蠻荒嗜血的氣息。

  與此同時,其身形只是稍稍長大了一倍,并未如慶杵一般夸張,但其面目卻發生了更加明顯的改變,鼻頭縮短,口部外凸,兩顆巨大的獠牙從嘴邊延伸而出,看起來越發像一頭面目猙獰的白首猿猴。

  眼見其沖至近前,韓立雙目驟然一凝,也是一步跨出,將柳樂兒擋在了身后。

  柳樂兒剛想做些什么,只覺一股柔和的潛力將其身子朝后方推出,穩穩的落在了數百丈外。

  但見韓立雙手驟然朝前方一探而出,四周頓時雷聲轟鳴,一股股銀色電絲頓時狂涌而出,在虛空中擰成了兩個巨大的雷鵬銀爪,與白首猿猴的雙拳重重撞擊在了一起。

  “滋啦啦……”

  一陣電光狂涌之間,韓立體內天煞鎮獄功同時運轉而起,一身力道皆出于臂,雙手驟然抓住慶典雙拳,奮力一擰,便想將其擰翻在地。

  結果,這一擰之下,他便感覺對方身形竟然穩如泰山,絲毫不為所動。

  “哼,敢跟我比拼力道,真是自取其辱。”慶典冷笑一聲,雙拳驟然一收,韓立竟是控制不住,只能任由其脫手而出。

  韓立心中頗為驚訝,他的驚蟄十二變之中,雷鵬的力量的確不如山岳巨猿那么強大,但也絕對不弱,眼前這慶猿族人竟然還猶在自己之上。

  不等他想明白,慶典便一拳緊追而至,朝著他當頭砸了下來。

  韓立身上銀色電光一閃,身形驟然從慶典拳下消失,下一瞬就來到了他的腦后。

  與此同時,他手中青光一閃,一柄青竹蜂云劍浮現而出,劍身之上一陣霹靂聲響,金色電光狂涌而出,直插慶典后頸而去。

  這一擊速度實在太快,慶典根本來不及轉身。

  但聽其口中一聲爆喝,后頸處皮膚上的紋路光芒一亮,皮膚竟是在瞬間變得晶紅透明。

  只聽“轟”的一聲爆鳴,一片燦爛金光炸裂開來!

  無數電絲濺射開來,化作無數道細小的金色游蛇,攢射向四面八方。

  一片燦爛金光之中,忽然傳出一陣古怪波動,一圈血紅色的光波從中陡然穿出,速度極快地打向韓立。

  韓立心中一悚,下意識地逆轉了體內真言寶輪,身形瞬間橫移開來。

  那血紅色的光波便擦著他的身子飛射而過,打在了后方的城墻之上。

  “轟隆”一聲巨響,整面城墻為之一震!

  韓立只覺得自己肩膀一側傳來一陣劇烈灼痛,側目望去時,就發現肩頭上的衣衫已經完全破碎,裸露出來的肩膀上血紅一片。

  他凝神一查,就發現肩膀上好似附著一層猩紅色的巖漿,正在流淌著蔓延向他的小臂,而他籠罩在體表外的那層真極之膜,已經被這股力量燒穿。

  再回身一望,身后城墻上也已經凹陷進去一個口子,堅硬無比且有法陣加持的城墻上也仿佛被燒穿,正有汩汩猩紅巖漿順著磚石縫隙,流淌而下。

  韓立眉頭微皺,抬起一手,掌心中附著了一層銀色火焰,并指如刀般在自己肩頭一削,那層巖漿一樣的東西,便被他一點點刮了下來。

  然而,盡管已經處理掉了肩頭附著的巖漿,韓立仍是覺得有一股若有若無的古怪力量,殘留在他的傷口處,令那里的血肉回復,變得極其緩慢。

  “哥哥,不要與此人比拼蠻力,樂兒可以助你一臂之力!”柳樂兒遠遠地呼喚了一聲。

  韓立卻向她搖了搖頭,示意自己沒事,不愿讓她摻和進來。

  而與此同時,城頭上正有一個身形佝僂的白發老者,正弓著腰背著手,低頭俯視著韓立,老眼微瞇,口中喃喃自語道:

  “體魄不俗,竟然還修煉的是時間法則,雖然多半只是點皮毛,但也算是至尊法則,典兒恐怕也要費一番功夫了……”

  老者皮膚黝黑,只有一張面龐生的頗為白皙,上面溝壑縱橫,看起來頗為古怪,而其一身氣息卻是內斂至極,站在那里不顯山,也不露水。

  其正思量間,就見城頭下方的虛空忽然變得有些扭曲,似乎有一層若隱若現的紅色霧氣蔓延在了其間。

  “連這招也用上了,看來不會有什么意外了。”老者臉上露出一抹笑意,喃喃說道。

  (http://www.huqomj.live/xs/17/17478/469778320.html)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huqomj.live。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ouxiang.la
为什么500彩票网可以买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