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說網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>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敵視

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敵視

  柳樂兒見韓立點頭,便高興的帶著韓立朝前方走去,很快來到建筑群的一個入口處。

  “樂兒小姐!”

  在青色,站著四個身穿青色戰甲,手持武器的護衛,看到柳樂兒過來,畢恭畢敬對其行了一禮。

  韓立看到此景,暗暗點頭。

  這四個護衛實力都不弱,達到了金仙中后期的層次,卻對柳樂兒如此恭敬,看來柳樂兒在天狐一族地位不低,這樣自己也就放心了。

  柳樂兒也沒有理會幾人,朝里面快步而去,似乎有些急不可耐,身上還殘留了幾分當年的活潑可愛之感。

  韓立正要邁步跟上,但那四個護衛卻伸出手中武器,攔住了他的去路。

  “前方重地,閣下留步!”

  韓立眉頭微皺,停住了腳步。

  “你們干什么?”柳樂兒注意到后面的情況,柳眉一豎,滿臉冰霜的冷喝道。

  “樂兒小姐,請恕我們無禮,此處是天狐一族的駐地,這位道友并非天狐族之人,想要進去需得經過牧長老首肯。”修為最高的一個青甲護衛朝柳樂兒拱手行了一禮,不卑不亢的說道。

  “哼!他是我哥哥,牧長老那里我會去說明,現在你們都給我退開!”柳樂兒冷冷說道。

  “樂兒小姐,我們奉命看守此地,還請不要讓我們為難。”護衛首領微一默然,但仍舊沒有讓開道路。

  “混賬!”柳樂兒大怒,玉手一抓。

  一股灰白光芒狂龍般飛卷而出,一下纏住幾人手中兵刃,一甩而出。

  韓立眼睛微亮,同時更有些不可思議。

  柳樂兒身上似乎戴了某種掩飾修為的寶物,剛剛見面沒能察覺到她的修為境界,此刻才看清。

  柳樂兒如今的實力竟然也達到了太乙境,雖然只有太乙初期,但她當年在靈寰界才什么實力,和自己相差十萬八千里,如今竟然隱隱趕上了他。

  那四名護衛同時低喝一聲,身上光芒大放,握緊手中兵器。

  四人雖然修為只有金仙境,但似乎精通某種合擊之術,身形迅疾錯落而站,散發出的護體光芒更瞬間融合到了一起,迸發出一股強大氣息,竟然抵擋住了柳樂兒的這一抓之力,但嘴角都流出了鮮血。

  柳樂兒剛剛進階太乙境,體內元氣并不穩固,一擊沒能得手,俏臉頓時一沉,身上灰白光芒暴漲,正要再下重手。

  “都住手!”

  就在此刻,一個威嚴聲音響起,同時一股巨力憑空出現在柳樂兒和四個護衛之間,將他們分開。

  一個頭發斑白,但目光銳利的灰袍老者憑空出現。

  韓立看著灰袍老者,眼中精光一閃,暗暗催動雷鵬血脈之力,遮掩自己人族修士的身份。

  這灰袍老者其貌不揚,卻氣息淵深,赫然是一位大羅境存在。

  “牧長老!”四個護衛急忙收起兵刃,對灰袍老者躬身行了一禮。

  “牧長老。”柳樂兒也行了一禮。

  “現在各族之人齊聚八荒山,你們在駐地門口動手,成何體統!”灰袍老者冷聲訓斥道。

  “是。屬下等人知罪,只是樂兒小姐帶著這位陌生人硬闖駐地,此舉不合規矩,我等才出手阻攔。”護衛首領馬上說道。

  “牧長老,他是我哥哥,以前救過我的性命,不是什么外人……”柳樂兒立刻說道。

  “好了,所有事情我都知道,你們繼續看守此地。樂兒,帶著你這位哥哥進來吧。”灰袍老者抬手阻止了柳樂兒的話,對四個護衛吩咐了一聲,隨即瞥了韓立一下,眼睛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芒,似乎是嘲諷,然后轉身朝里面走去。

  韓立看到灰袍老者的神情,微微皺了一下眉頭,卻沒有說什么,和柳樂兒一起走進了大門。

  轉過幾處方向,三人來到一間富麗堂皇的大廳。

  廳內擺放著桌椅,都是用珍貴材料所制,看來此處是待客之用。

  “樂兒,血祀大會很快就會召開,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候,每一時每一刻對你來說都非常重要,怎可隨意外出?耽誤了這許多時間,族長已經很不高興,還不快回天狐殿去!”灰袍老者一進大廳,立刻把臉一沉,說道。

  韓立聽了這話,目光微閃,依舊沒有作聲。

  “是,樂兒知錯,只是哥哥來到八荒山,我請求一日的休息,明天我會加倍努力練功,不會耽誤大事。”柳樂兒微微低頭,隨即請求道。

  “是否會耽誤大事,豈是你能判斷的!此事關系到我天狐一族的興衰,一絲一毫都大意不得,你現在馬上回天狐殿,你的這位哥哥由我來接待便可。”灰袍老者說道,但始終沒有正眼看過一眼韓立。

  柳樂兒柳眉一簇,面露遲疑之色。

  “樂兒,既然還有大事要忙,就不必陪著我了。”韓立心念一轉,淡淡笑道。

  “那好吧,哥哥你就在這里待著,千萬不要離開,等血祀大會結束我就能有空閑了。”柳樂兒用溫潤的目光看著韓立,然后囑咐灰袍老者好好照看韓立,這才快步離開大廳。

  廳內很快只剩下韓立和灰袍老者二人。

  “在下……”韓立更加用心催動雷鵬血脈之力,同時兩手一拱,正要做個自我介紹。

  “韓道友,你的事情老夫知道的一清二楚,這種掩飾的小手段就不必用了,你能騙得過外面那些族群,卻騙不了我們天狐族。”灰袍老者打斷了韓立的話頭,上下打量了韓立兩眼,面露冷笑的說道。

  “既然牧長老已經知道了韓某的身份,那也正好,我也好省些力氣。”韓立聽聞此話,眉梢一動,隨即坦然一笑,散去了體內聚集的雷鵬血脈,淡淡說道。

  他心中卻嘆了口氣,他以為憑借自己和柳樂兒的關系,還有狐三的交情,來天狐族打聽一些事情會比較便利。

  想不到天狐一族仍舊并不歡迎他,和當年一樣。

  “韓道友,你此刻來我天狐族,有何貴干?”灰袍老者看到韓立如此不卑不亢,和他平輩論交的樣子,眼中閃過一絲不悅,臉上神情更冷的說道。

  “牧長老放心,韓某雖然是人族修士,對于蠻荒各族并無惡意,今次來到八荒山,偶遇樂兒,所以才來天狐族小坐,既然主人家并不歡迎,韓某這便告辭。”韓立站了起來,朝著外面走去。

  但人影一花,灰袍老者卻憑空出現在韓立前面,擋住了去路。

  “天狐族又豈是你說來就來想走就走的所在?先把你的目的交代清楚再說。”灰袍老者面露冷笑,身上灰白光芒大盛,擋住了大廳出口。

  “閣下這是什么意思?想要扣留我?”韓立面色也冷了下來,藏在袖中的掌心處無聲浮現出五團雷電花紋,圍成一個環形,隱隱形成一個雷電法陣。

  他這些年一路上一直在祭煉歲月神燈和參悟通天劍陣,但總是研究一樣東西,久了也會生出疲憊之感,于是他每次心神疲累,便會取出那部《五雷正法真經》翻看一番,權做舒緩精神之用。

  這部真經蘊含了巨量的信息,韓立之前看的并不仔細,路上再次翻看時就仔細了很多,頗有所得。

  尤其讓他欣喜的是,他在其中找到了一門雷傳之術,和他的雷光法陣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  只不過相比雷云子自創,他后來又精修改動的雷光法陣,這門雷傳之術要精深奧妙的多。

  韓立仔細研究過這門雷傳之術后,截取其中部分精妙之處,融入了自己的雷光法陣和拘雷木傳送法陣之中,使得他的這兩門傳送秘術精進極多,不但距離拉長很多,傳送時所需時間也大大減少。

  尤其是拘雷木傳送法陣,和雷傳之術分外契合,兩相結合后,施展起來幾乎瞬息之間便能傳送而走。

  拘雷木傳送法陣已經被奇摩子毀掉,不過韓立在這些年又用別的雷電材料重新煉制出了一套,已經布置在路上一處隱蔽之地。

  也正是因為有這套雷電傳送法陣在,他才敢冒險來到八荒山。

  不僅僅是這套雷電法陣,韓立此刻體內時間法則也暗暗溝通胸前的掌天瓶,以防萬一之下,雷電傳送法陣被阻攔,他便立刻施展掌天瓶穿梭時空的能力逃走。

  雖然施展穿梭時空的能力,需要消耗時間法則晶絲,但總比丟掉性命的好。

  “小子,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圖謀什么,你知道樂兒如今得了我天狐族悉心栽培,便想利用你之前對她的小小恩惠,試圖撈些好處是不是?可惜你打錯了對象,我們天狐族可不像利奇馬少主那般好騙,乖乖束手就擒吧!”灰袍老者冷笑一聲,身上灰白光芒暴漲,便要動手。

  韓立聽聞此話,心中暗自冷笑,卻沒有和灰袍老者動手的意思,便要激發雷電傳送法陣離開。

  “牧長老,住手。”就在此刻,一個威嚴聲音響起。

  隨即大廳內虛空一動,一個身影憑空出現,正是當年在蠻荒界域和韓立有過一面之緣的白衣中年男子。

  “族長。”灰袍老者急忙停下手,對白衣男子躬身行了一禮。

  而韓立看到此人,瞳孔驟然一縮,卻也停下了催動雷電法陣,但將體內仙靈力盡數暗暗提起。

  上次和此人見面,他修為還低,雖然覺得此人實力強大,卻沒有什么具體的概念。

  如今他的修為已經達到太乙巔峰,能清楚感應到白衣男子的實力之強,遠在赤夢和妙法仙尊之上,雖然比起黑天魔祖還頗有不如,卻隱隱可以相提并論。

  韓立腦海中回想起當初在灰界,狐三和柳岐老祖的談話,體內時間法則之力也盡數悄然運起。

  而掌天瓶之上光芒一閃,一雙綠豆般的眼睛浮現而出,輕輕閃動,隨時準備穿梭而走。

  (http://www.huqomj.live/xs/17/17478/469518073.html)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huqomj.live。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ouxiang.la
为什么500彩票网可以买彩票